“借此生于世。”

又名:《有很多老师爬墙但不怕你爬墙的维赛本》。

Cocanine.-:

袖手人间:



没有口才,就说一句,诸位大胆来,我们一起玩耍!没有口才只能叫卖了!维赛超超超超超甜本组招人啦!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啦!



灯盏万千:





由于些意外状况所以本子就再新招一名文手啦!然而不会说安利也不晓得该怎么把合志说的很有魅力,但是一群唠了就停不下来的写手就在群里等你的到来啦❤想来就来想试就试,一起来创作维赛的故事构建你想看见的世界吧...



声明

    对没错,这不是我的原始账号,倘若不是删了原号我可以调出来点红心蓝手的记录。评论里说我曾提到涼色我就把说说调出来。这点我还没那么,懂吧。
    我是不知道其他人的习惯,但是我看到喜欢的文章就会点红心蓝手。协会记录可以看到。
    融梗这个说法,我举个例子,青出于蓝,所以青就是不应该存在?不对吧这么讲家里青色东西都可以砸掉了,要它干嘛都是抄袭蓝色。
    更何况我没这么做,这只是单纯的撞梗。
    有个很简单的方法证明到底我有没有看过涼色文章...

回应

很抱歉现在才做出回应。您整理这些也辛苦了。

http://hz673.lofter.com/post/1e7cd033_1029453a

请戳这个链接或者点进这个账号的个人主页,第一条就是。lof艾特功能实在太鸡肋。

野馬也:

首先确实是我考虑不周,最初因为个人单方面产生了不满的情绪就给松惘( @草莽 )发了私信,想就这样私下划清界限,因为个人组织语言问题使得内容产生了歧义,并且后来也没有及时的回复,是我的过错。我也没有想到她会直接把事情发出来,闹得人尽皆知,并且还牵扯到了原作者身上。关于您提出的想要原作者出面一事,我思考了很久,个人认为是没有必要的,并且昨天...

回应

*不是本人。代发。

来总结一下。

1.首先我接受镜执清老师的道歉,能够理解。

其次是我的锅我没记清楚,就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发现没有影响就说没看过。十分对不起,给各位造成困扰。【鞠躬】

2.如果踏光那两个算的话那我估计维赛圈里很多人都要遭殃。

贵族礼节没有亲吻手背?还是你贵族有新玩法。

3.我查了一下,这是我当时提到涼色老师的时间,在虚构之刃放出来之后。


关于“荡起涟漪”

对,原日期是在破碎之前,所以我不认为是谁抄袭谁的问题,而是撞词。

在一个tag几千篇文章中,撞词的还少吗。举个例子,描写赛科尔的词语不羁自由洒脱,很多文里都有。而表达的语境不同的相似句子,不也是有很多?

4....

到底是声张正义还是自我优越感过胜地去污蔑他人?走进镜执清的世界。

非常有意思了,我简单说下。第一,一开始我很明确了,我问的是哪个地方需要我进行修改,如果真的有要避嫌的,好我进行修改。没回可能是一时疏忽没看见,理解。但是换位思考一下,你发现你很着急的一件事情对方像是看不见你一样把你略过,你不急?你可以说我急躁但你不能说我做的不对。
第二,拼亲友?我每个人都询问一遍是进行确认,我到底有没有疑似抄袭的嫌疑。截图中很明确了,没有抄袭但是文章带来的感觉是相似的。
我坦荡地说我在入圈的时候是喜欢榛老师的文字,如果说我抄袭榛老师的,我还可能会虚一下思考思考。涼色老师在我入圈之前就已经退圈。账号也没有文章也没有。你让我抄什么?
第三,你是路人所以可以随意说话,你是路人所以可以连截...

到底是声张正义还是自我优越感过胜地去污蔑他人?走进镜执清的世界。

*不是本人。代发。

空口无凭指责人抄袭?朋友的小天使替自己亲友去质疑别人抄袭?问,和善回复突然退缩一字不回还发文?请关注今晚八点的今日说法。

六月十二日晚九点,甜协一员镜执清 @野馬也 私信我,声称我“借鉴”了她战友涼色的文章。并话里行间有意上升到人品问题。镜执清并没有实锤,也没有指明是哪一篇文章让她感觉到了我在“借鉴”。而且从她的语气中和打了双引号来看,她暗指的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借鉴而已。

由于涼色的文章基本删除,我询问了一些写手,以其他存档来讨论这件事。


从剧情从描写来看,是没有一点相同的,最多是两者感觉上的相似。


而这位看似正义的镜执清老师,却在我询问...

倚剑跨海斩长鲸

两天后要中考了,真刺激。

少量隐晦维赛维
两个支线,前文对应:《十七年荒诞》
殊途同归。

破碎太阳生长荆棘

    送给我的朋友,愿他前路漫漫阳光依旧。
    献给自由不朽的灵魂,和崇高无上的生命。 

    “维鲁特,你说南方的南方是什么。”说这话的时候他靠着栏杆,声音被午饭包裹着,模糊不清。维鲁特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他的意思,他说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    花掉所有的青春——这不经用的东西,在海上独自漂流五十载后你终于看到...

把青春全烧成花

转过来。
长巷犹青:

我以我所有的骄傲、思想、智慧不顾一切的活着,这就够了。
至少多少多少年之后大排档撸串,小龙虾就酒时还能来个“老子当年他妈的牛逼死了,除了不艹粉之外都享受过一遍青春的美妙。”
不好吗。

fade蛋:


“后来我发现我写这些狗屁文章毫无用处,我尚且无法为我糟糕的现实生活负责。我委曲求全却又叛逆放纵,卑微恭谦却又狂妄自大。我总以为自己的思想高于同辈人,我认为早熟是一件有益却也叫人痛苦的事情。我由苦楚到自豪再到盲目自傲。但是等我冷静下来想一想,我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孩,梦只有在我这个年岁,才可尽力地造,并能香甜。我想得到的是舞台与话筒,难计的赞美和欢声。可...

《天悬亿里星河》

走一波。

灯盏万千:

……希望自己还没有那么废物。



天悬亿里星河



  他们的故事开始于用锐刺割裂往昔年岁。



  当时间不知不觉地来到深夜十二点四十分,办公室墙面上的时钟走得轻悄安逸,偌大房间里只有桌上的台灯亮着光芒。维鲁特停下了手里的笔,抬头望向窗外夜幕之下变幻难测的流云。



  他们的生活曾也算是安逸,直至浩劫到从天而至。那场爆发于全维尔哈伦的天灾犹如一场暴风席卷了整片大陆,没人知道怎样才能从这场天灾里活下来,也没有知其起因。它从最初被认为只要圣塔出...

才看到你们怎么这么会打广告。

卡士:

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最适合打广告了。



维赛合志本《Penrose Stairs》。买一送一,买两本送三本,买三本送五本,买四百一十本,我的天啊,我送您整个塔帕兹!



不甜不要钱,腻到齁死人。


若有一篇虐,主催提头见。



参本的每个太太都是上刀山下火海,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写出每一篇收录文章。在无数痛苦过后,太太们明白了只有甜才是人生的真谛。于是写的时候能自个儿把自个儿甜笑。


以赛科尔的蛙泳姿势、以维鲁特到死都不会老花的眼睛做资本,信誓旦旦的说:“我们不生产糖,我们只是糖...

1 / 3

© 西洲 | Powered by LOFTER